山東電影網> 行業資訊> 瀏覽文章

為什么偏偏在重慶拍電影? 這座性感山城已成為國產片取景圣地

2019/11/12 11:23:57點擊數(0)已有0人評論 加入收藏

“重慶是一座特別豐富的城市,不論是視覺還是生活。”

  時光網特稿 《少年的你》火了,重慶也在內地的大銀幕上又火了一把。

  盡管影片中刻意回避了城市所在地,但無論是路邊老火鍋店里翻滾的紅湯,還是依照地勢所建的高低起伏的民房,都告訴我們,這里就是重慶。

  這不是重慶第一次成為電影里的“主角”,甚至不是今年的第一次,也不是今年的最后一次。從舊日的國民政府陪都,到今日的國產片“取景圣地”,重慶能夠始終保持這樣鮮活的生命力,并不令人意外。

  雖然成都與重慶空間上有300多公里,時間上只需坐一個多小時的高鐵便可到達,但這兩個城市的文化并不相同。

  如果說成都是一位閑庭信步的嫻靜女子,重慶更像是一位矗立在碼頭的江湖浪子,同時身上由透著些許潮濕的性感。

     從水文上看,長江與嘉陵江兩江穿城而過,交匯于此,天然的碼頭聚集著人們在這里為生活奔波,形成獨特的碼頭文化。從地勢上看,重慶三面環山,溝壑縱橫,據傳蔣介石將重慶選為南京淪陷后的陪都,其中一個原因便是這里易守難攻的地形。

朝天門碼頭舊照

  奠定近代重慶本土文化的,是清朝康熙年間著名的湖廣填四川大規模移民運動。經歷過一系列戰亂后,四川、重慶等地人口匱乏,勞動力欠缺,清政府鼓勵湖北、湖南、廣東、廣西等十余省的百姓遷徙至此。

      而作為遷徙之路的南大門,很多人沒有繼續往巴蜀腹地深入,就留在了重慶。

  到了近代,無論是因為抗戰,還是支援三線建設,重慶迎來的一批又一批過客,大多扎根到了這片土地上,截止目前,重慶的人口已經突破3000萬,在全球,比重慶人更多的只有日本東京。

     所以在歷史上,商販、棒棒、纖夫、袍哥……各路魚龍混雜的人們在這里行走;在酒館、茶館、飯館里,這些黑白兩道的人們匯聚于此,各種江湖紛爭,各種人情世故,隨時都在上演。

     獨特的自然環境和人文土壤,塑造了重慶獨特的碼頭文化,也塑造了這里的人們火爆直爽的個性。

兩江交匯“鴛鴦鍋”

  到了現代,重慶經濟飛速發展,與舊碼頭對應的,是一座座高樓拔地而起,人頭攢動的不再是碼頭,而是繁華的商業街,袍哥們、棒棒軍們也已經走進了歷史。與密集的高樓不匹配的是狹窄的城區主街道,一方面因為城市規劃,一方面是因為地形限制所制,視覺的錯亂感和擁擠感可能是最常有的印象。

重慶市區的空間設計,有幾分埃舍爾矛盾空間的感覺

  重慶不止有這一面,有時車頭一調轉,視野就會變得開闊,讓你重新領悟“依山傍水”水這個詞有了新的領悟,并感慨現在的重慶,已經是一座繁華的大都會了。

     但是一扭頭,在高架橋下的空地,就有人支起了幾張桌子,用老火鍋和麻將告訴你重慶依然還是那個重慶。

  所以,無論歷史的還是現在的,無論草根的還是現代的,重慶都包容其中。這里是天生的故事背景板,自然也是電影理想的取景地,就連《變形金剛4》,也要蹭蹭這里的風景。

  很多朋友通過大銀幕了解到的重慶,很可能是從《瘋狂的石頭》開始的。

  2005年,劉德華啟動了“亞洲新星導”計劃,該計劃在全亞洲范圍內挑選6名年輕導演,資助他們拍攝電影,其中就包括內地年輕導演寧浩。

  那時候的寧浩還遠不是國人皆知的喜劇之王,從北京電影學院畢業沒多久的他,只有獨立制片完成的《香火》和《綠草地》。

  寧浩生于山西太原,是土生土長的北方人。當他第一次來到重慶時,看到的是嘈雜的人群,忙碌的身影,此起彼伏的汽車喇叭聲。

      當天晚上,寧浩吃完在這里的第一頓飯,就知道自己的下一部電影要從這里開始講起了。白天在城區里逛,晚上回招待所寫劇本,就這樣,有了《瘋狂的石頭》

《瘋狂的石頭》里的老山城啤酒

  寧浩在接受上游新聞采訪時曾說,重慶是一座特別豐富的城市,不論是視覺還是生活。那時候在重慶取景的電影并不多,某種程度上,現在大銀幕上的“重慶熱”,是從他這里發現開始的。

  寧浩完成了《瘋狂的石頭》的拍攝,用劉德華的話說,“那種感覺就是被爸媽安排去相親,進去一看里面坐的是全智賢。”這部投資只有區區300萬的影片,后來所獲得的成功不在這里贅言。

     而作為一部群像電影,重慶這座城的存在感甚至比主角們更搶眼。

  影片中,寧浩沒有過多的向我們展示這里的繁華,更多的是它最真實的一面。昏暗的小巷,熙攘的人群,無處不在的拌嘴,一言不合就直接上手,以及魚龍混雜的現代都市江湖。

  也是從這里開始,越來越多的影片選擇來到重慶拍攝電影。

     有趣的是,寧浩當年成為劉德華扶持新導演計劃的獲益者,而他現在主導的“壞猴子72變電影計劃”扶持的新導演申奧,即將上映的《受益人》也選擇了重慶拍攝。

  《瘋狂的石頭》中,依照重慶當地特有的環境進行場面調度和場景設計,這一點被后世很多電影所沿用。

即將公映的《受益人》

  比如在《少年的你》里,百轉千回的居民樓,成了陳念躲避同學霸凌的求生路;而小北和陳念的“避難所”——那件板房就位于蘇家壩立交橋下,確實能看到一大片菜地,道路泥濘難走,正符合小北這個角色的居住環境;而魏萊發生“意外”的那個樓梯,正是依托于渝中區小什字附近的一條小街實地設計的。

  這也是在導演曾國祥的設計之中的:“重慶起起伏伏的地形非常有助于電影氛圍營造,這里有很多大型立交橋、高樓,也有小巷子,就像個迷宮。把人物放在這里,就有一種逃不出這個地方的感覺,有助于電影呈現出青春期難以逃避的憂郁情緒。”

  另一部對重慶地勢運用很講究的電影,是今年大鵬歐豪主演的《鋌而走險》。在這部對暴力的過分渲染不輸韓國電影的影片里,有大段大段根據當地地形特色的設計的劇情和動作場面。

  影片里,根據過江索道設計了丟包的核心劇情,也根據這個特殊的俯瞰位置推進劇情發展。

圖片來自互聯網

    

《鋌而走險》追擊版預告

在追逐戲中,導演甘劍宇也毫不吝惜的拿錯綜復雜的樓道環境做文章,可以說拍出了國產電影里這幾年比較好的追逐場面。導演也在媒體采訪時表示,重慶交通地貌的豐富也會幫助到人物角色的呈現,在劇本環節就已經將重慶納入到創作中。

《鋌而走險》

  重慶所擁有的,也不止有生猛的這一面。據統計,重慶是全國日照時間最短的主要城市之一,年日照時間在1000小時到1400小時左右。相比日光,重慶人更熟悉的老城,是在是霧氣籠罩下的。霧氣繚繞也賦予這座山城一種獨特的神秘氣息和曖昧氛圍,是拍攝藝術片的天然場所。

  旅居韓國的張律導演曾在2008年拍攝的《重慶》,讓我第一次在藝術片中看到了不一樣的重慶,與其他電影將這里渲染的潑辣奔放不同,他用自己的美學風格化解了這里的煙火氣。并以一種更加冷峻克制的視角,展示這里的人們的欲望與復雜的社會背景,這樣的風格反倒顯得赤裸和理性——有性欲,有人情,但更多的是壓抑。

《重慶》

  而這在更早的《巫山云雨》完全背道而馳,在這部第六代代表人物章明的影片中,角色們的情感和欲望大部分時候克制又隱忍,倒是借著小城的環境描繪、人情世故與象征隱喻,道出了男女間的曖昧情欲,人性的渴望與現實的壓制,賦予影片與重慶詩一般的特質。

《日照重慶》

  第六代的現實主義導演王小帥,則在《日照重慶》借重慶探討了父子兩代人的困境,但影片雖有地域的展示,卻刻意回避了重慶方言的使用,反而令影片顯得如空中樓閣一般,脫離甚至浪費了原本該有的重慶氣質。

《火鍋英雄》

  說到方言,《火鍋英雄》可能是重慶方言還原度最高的銀幕作品了。影片講述的是三個重慶發小開火鍋店失敗,機緣巧合下決定搶銀行的故事。乍一看是犯罪題材,但骨子里卻藏著文藝心。

     影片不僅堅持使用了重慶話,甚至還保留了不少方言中的粗口,不要小看這一點,語言環境對情感的代入讓影片的敘事氛圍更加接地氣,也更具可信度。

  相比之下,《從你的全世界路過》盡管用各種航拍鏡頭,大特寫來展示重慶的美。人物每隔幾分鐘就要端著一碗豌雜面來完成對地域的指涉,但過分幼稚的劇情和浮夸的表演,反倒讓影片顯得失真,讓重慶顯得浮躁。

《從你的全世界路過》

  根據相關統計,從1933年到2019年,在重慶拍攝的影視作品已經超過了300部,覆蓋的地區從都市到景區,涵蓋了所有區縣。此外,重慶地區的影院也突破200家,銀幕突破1500塊,年度票房突破15億大關,在全國穩居前十的票房城市。

  值得注意的是,重慶當地政府也意識到了在影視行業的潛力,官方打出了“帶上劇本來重慶,其他事情交我辦”的口號。影視基地也正在籌建中,也許有一天,這里能夠走出更多的章明、寧浩、甘劍宇們。

關鍵字: 盡管影片中刻意回避了城市所在地,但無論是路邊老火鍋店里翻滾的紅湯,還是依照地勢所建的高低起伏的民房,都告訴我們,這里就是重慶。
上一篇: 雙11之《國內進擊篇》:“天花板”上的電商紅利
下一篇:為什么偏偏在重慶拍電影? 這座性感山城已成為國產片取景圣地

網友評論

     
    快乐十分手机选号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