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電影網> 行業資訊> 瀏覽文章

 從2014年成功借殼上市登陸A股,2015年公司市值達到492億成為“傳媒第一股”,到現在“破面”退市,成為第一個因面值退市的影視股。印紀傳媒大起大落之間,回憶往事,時間不過五年。

2019/10/15 10:11:01點擊數(0)已有0人評論 加入收藏

從2014年成功借殼上市登陸A股,2015年公司市值達到492億成為“傳媒第一股”,到現在“破面”退市,成為第一個因面值退市的影視股。印紀傳媒大起大落之間,回憶往事,時間不過五年。

  10月10日,深交所對外發布公告,由于印紀傳媒股票連續二十個交易日的每日收盤價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決定印紀傳媒股票終止上市,并自2019年10月18日起進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為30個交易日,退市整理期屆滿的次一交易日,印紀傳媒股票正式摘牌。

  現在打開印紀傳媒股票,灰色的界面上股價定格在0.55元。

  回憶印紀傳媒曾經數次的高光時刻,2013年印紀傳媒在北京太廟舉行的《鋼鐵俠3》發布會,標志著其成為了國內最早一批與好萊塢制片廠建立合作關系的影視公司;2014年印紀傳媒以60億借殼上市,一年時間公司市值飆升超過400億;上市后三年印紀傳媒完成對賭,并成功輸出了《北平無戰事》《克拉戀人》《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等電視劇作品。

  2013年到2017年,印紀傳媒發展得順風順水,最輝煌的時期將傳統影視巨頭光線傳媒、華誼兄弟甩在身后,公司高層肖文革和吳冰(全國體操冠軍)、丹。密茨(美國籍)被媒體稱為“鐵三角”,實際控制人肖文革得到“川股首富”的稱號。

  彼時就有人對這個發展速度驚人的影視公司產生了一種過猶不及、盛極必衰式的憂慮,事實上,2018年印紀傳媒的轉折確實出現了,公司業績急轉直下,控制人傳聞涉賭、負債進入失信名單,公司高層出現變動。

  到如今,這一廂國慶檔創下了票房新紀錄,另一廂曾經A股市場上的朱樓碧瓦只剩下0.55元的灰色股價,舊世界,新前景,時間過往里總是唏噓太多。

  印紀傳媒的衰敗往事

關于印紀傳媒的衰敗,坊間有各種說法。各類消息綜合而下,故事似乎繞不過金立集團與印紀傳媒的控制人肖文革,而一切源頭似乎在2017年就埋下了伏線,并且雙線并行。

  2017年印紀傳媒與金立達成戰略合作協議,在廣告代理、品牌植入和推廣等業務上進行合作,有效期至2019年7月31日。這場合作在當時來看似乎也沒有什么不妥,只是當時印紀傳媒的業績已經出現下滑,這年公司實現營收21.88億,凈利潤7.69億,營收同比減少12.69%,凈利潤增幅下降。

  2018年,伏線開始進入正題。最開始的崩塌從金立開始,隨著智能手機市場的發展,蘋果、華為、小米等手機品牌迅速分割消費市場,金立在經歷了長期虧損后,2018年被媒體曝出出現資金鏈危機。

  而與資金危機直接相關的是金立董事長劉立榮傳聞賭博輸掉了百億資金,加快了金立資金鏈斷裂速度。隨后公司在員工遣散、融資失敗、高層變動等一系列風波后,2018年5月對法院提出破產清算。

  這場變故或許直接加深了印紀傳媒的積重難返。金立董事長的賭博事件與資金風波讓印紀傳媒在股市上的處境變得十分被動,也讓其控制人肖文革的舉動分外受到關注。公眾迅速發現,早在2018年初肖文革就開始以股票質押、轉讓等方式完成套現,到金立破產階段,肖文革套現資金達到24億左右,大股東套現離場讓印紀傳媒周遭處境更加風聲鶴唳。

  同年7月,印紀傳媒發布了公告,表示肖文革所持公司股份被法院凍結,累計被凍結7.79億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100%,占公司總股本的44.04%.從這時起,印紀傳媒開始經歷員工流失、高層人事劇變、董事聯名舉報、股價下跌等問題,年底肖文革因拖欠十多億案款被法院列入失信名單。

  而這一年印紀傳媒公司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0.06億,原因是公司2018年擬計提大額資產減值損失,這其中金立破產導致印紀傳媒12.74億應收賬款減值。

  雪上加霜的是,這一年影視行業整體走低,影視公司大部分處在難以溫飽的狀態,印紀傳媒的內容產出也出現了問題。2018年印紀傳媒沒有推出頭部作品,電視劇市場上《長安十二時辰》《十年陽光十年華》等作品的制作、發行工作仍在進行,電影市場上,作為將《鋼鐵俠3》引入國內的初代公司,印紀傳媒此后沒有再出現在漫威系列電影公司名單中,只參與了一部《斷片之險途奪寶》的聯合出品。

  輝煌已經成為了歷史,山頂下崩壞的第一粒雪花在滾動與震蕩中變成了大雪球。

  《長安十二時辰》與印紀傳媒:爆款作品在股市上的無能為力?

  到了2019年,印紀傳媒的處境依舊沒有好轉,今年半年報顯示,印紀傳媒公司上半年營收達到5980萬,同比下降84.68%,凈利潤-9200萬,同比下降523.90%.其中整合營銷業務3993萬,同比下滑83.22%;影視及衍生業務營收1985萬,同比下滑86.97%。

  下滑與減退是印紀傳媒財報的關鍵詞。同時半年報透露,印紀傳媒已暫緩影視業務和IP衍生業務的對外投資等回款周期不穩定的業務,近期無新增影視業務及IP衍生業務投資,日常經營方面,公司在大力催收應收賬款的基礎上,以前期庫存優質劇目的銷售變現為首要目標。

  也就是說,印紀傳媒基本上處在業務半停擺的狀態,唯一的好消息是,其參與出品的《長安十二時辰》終于在暑期檔播出。

  這部劇原本就因馬伯庸的小說IP,雷佳音、易烊千璽等主演陣容,傳聞6億的投資成本備受矚目。秉持著近幾年“大IP+大制作+流量明星”的組合約等于“撲街”的慣性魔咒,部分人對這部劇抱著吃瓜看戲的心態。但是意料之外《長安十二時辰》以電影質感與優良的敘事編排獲得口碑認可,豆瓣評分達到8.3分,成為今年爆款劇集之一。

  《長安十二時辰》與印紀傳媒之間的聯系讓公眾有了新的關注點,一家風雨飄搖的影視公司能否因為一部爆款劇集起死回生?公眾樂于看見這樣的故事,最后一刻營救或者爆款逆天改命,就像押中了《戰狼2》《流浪地球》等爆款電影從而迅速進入電影市場中心的北京文化,或者暑期檔因《哪吒之魔童降世》揚眉吐氣的光線傳媒。

  但現實是僅一部爆款電視劇在大廈將傾之下顯得獨木難支。

  本身劇集播出與交易收入分配需要一定周期,印紀傳媒作為《長安十二時辰》的出品方之一,收益如何尚且不能確定,即便迅速完成紅利收割,企圖期盼這部分資金對公司整體起到扭轉作用,也太過天真。

  另一方面,股市上對于爆款作品的激增效應已經逐步減小,2019年至今印紀傳媒在股價暴跌、退市傳聞持續走低,股價沒有起色,媒體報道公司內部也似乎已經“人走樓空”。

  《長安十二時辰》不是印紀傳媒退市危機里的一次救贖,倒像是撤退前的最后一聲鳴炮,是否擊中市場,都不能改變局面已敗的結局。

  媒體報道,截至2019年6月30日,印紀傳媒共有股東戶數3.45萬戶。到現在,這些中小股東似乎已經接受了印紀傳媒的結局。

  而印紀傳媒的退市,給了影視市場一個警示。行業的的確確處在退潮期,原本站在浪頭的弄潮兒也有可能變成沙灘上消失的泡沫,這時曾經的輝煌作品倒像是行業煽情刻寫的墓志銘。同時,爆款作品的影響力遠比想象中小,潰敗一旦開始,崩盤速度遠比現象中更快。

關鍵字:  從2014年成功借殼上市登陸A股,2015年公司市值達到492億成為“傳媒第一股”,到現在“破面”退市,成為第一個因面值退市的影視股。印紀傳媒大起大落之間,回憶往事,時間不過五年。
上一篇: 除了初一的7部電影,這60部也值得提上觀影日程
下一篇:《被光抓走的人》定檔12.13;肖戰出任《航海王》中國推廣大使

網友評論

     
    快乐十分手机选号器